加入收藏  
  • 欢迎光临广东石油化工学院校友会
  •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风采 > 正文

    两块钱换来一家工厂,唯用一好心的茂名乡贤--记我校1993届校友、茂名市企业文化协会名誉会长陈亭

    发布时间:2016-12-15   作者:admin   访问次数:448

    题记:在高凉古郡有一位敦厚淳朴的乡贤却为高州乃至茂名作出了一个当代企业家的楷模,他就是茂名市企业文化协会名誉会长陈亭。

    陈亭:做人创业“唯用一好心”

      夜幕下的肇庆星湖,倒影湖面的城市灯火,隐隐闪烁的晚空星星,深秋清新的阵阵凉风,静谧而美丽。“来,我们坐坐。”漫步湖堤,来到一处游船小码头附近的小凉亭,我们与陈亭面朝波光粼粼的星湖而坐。看着被秋风吹皱的湖面,陈亭像在感叹时光流逝:“时间过得真快呀,我来肇庆有15年了。今晚给你们讲讲我的流浪故事吧。”他总把身处他乡看作是“流浪”。

    两块钱换来一家工厂
       “我的肇庆工厂是两块钱换来的。”陈亭话匣子一开,首先给了我们一个惊奇。这要从他高中读书时说起。陈亭是在高州一中读的高中。高三那年春季的一天,他经过高一级男生宿舍时,忽然听到一阵抽泣声,转头一看,发现一个同学坐在门前擦眼泪。出于好奇,就上前询问。原来这位来自偏远山区农村的同学购买的两个多月饭菜票不见了,愁于再无钱购票,一时难过哭了。陈亭听后觉得应该帮帮他,于是跑回宿舍,与平时集合饭菜票吃饭的其他四个“兄弟”商量,提议以后吃饭叫上这位小师弟,五人为他分担饭菜钱。就这样,陈亭“五人组”与这位同学一连20多天在一起吃饭,解决了小师弟的一时困难。“事情过了十多年,他不找我,我真的淡忘了。”到了2001年,有一天,陈亭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告诉我,他是我高中曾经帮助过的那位同学,现在肇庆一家企业任副总,手头上有一个业务想关照我。”后来,才知道,这位同学为了找他,几经周折才查到他的电话。接下来,在这位同学的帮助下,他在肇庆开办了工厂,并把在广州创立的茂高电子加工部也搬到了肇庆,逐渐发展成为现在的占地将近40亩的肇庆市茂高电子有限公司。“我读高中时的物价还很低,在学校一人一个月约10元饭菜钱就足够了。这位同学跟我们五人一起吃饭还不到一个月,费用分摊到我个人顶多就两块钱。你们说我是不是两块钱换来了一家工厂?”陈亭有点感慨地说。

    台湾老板送我2000多万元
       “台湾有一位老板送过我2000多万元,你们相信吗?”陈亭的故事开头,总以另类的方式吸引着我们。陈亭到肇庆创业后,在从事电子材料业务中发现了一个商机——电子废镍回收。他将之称为“收垃圾业务”。
      电子废镍是一种仅含镍15%左右的合金粉,可进行提炼。陈亭说,在2003年底他开展这业务时,这种“高级垃圾”还没有人回收,被不少工厂当真垃圾处理掉。收购废镍一段时间后,他打听到中山有家台湾人的工厂有大量废镍需处理。“三顾茅庐”才见到老板。“台湾老板前两次不肯见我,是怀疑我能否处理这些废镍。但我的坚持打动了他。”陈亭还记得他当时说的话——既然你有诚心,就先拉3车去处理吧,自己装车、自己过磅,凭过磅单来厂照领800元/吨的处理费。原来,台湾老板工厂的废镍一直交给附近村民拉去填埋处理,每吨支付村民800元处理费。他给陈亭同样的处理费,是希望陈亭不要拉出去乱倒,给他添麻烦。他甚至还用最原始的方法,要求陈亭“向天发誓不能乱倒”。几天后,陈亭又去找台湾老板。这位台湾老板抢先问,小陈,你没乱倒那批垃圾吧?陈亭如实告诉他,废镍是拉去提炼的,变废为宝。台湾老板听后才笑着说,这样处理更好,更环保,以后的废镍都给你处理,你现在就去我们财务那领上批的处理费。陈亭却说,老板,那钱我不能要,更不敢要。因为每吨废镍我有3000多元收入了,所以你让我处理废镍,
    也要先答应我一个条件,就是每吨废镍返还给你工厂1000元。“当时台湾老板是不大相信的,第一次10多万元处理费还是逼着我去财务拿,并声言不领以后合作免谈。”陈亭从此承包下这家工厂的废镍回收,每个季度处理400吨至700吨。此后随着价格的攀升,他主动不断提高返还工厂的金额,一直到2007年初的每吨返还6000元。陈亭说,那几年的生意算顺利,台湾老板也从不向他打听废镍的收购价。但到2007年初,有一天,这位老板给他来电话突然问起废镍的价格,说有三个客户来厂报价,最低的1.5万元/吨,高的1.8万元/吨。随后还将那三个客户联系方式发给他。陈亭猜不透其用意,一下子忐忑了。
      第二天,陈亭专程去到台湾老板的办公室,试探着问,以后每吨废镍返还给你工厂一万元行不行?台湾老板盯着他良久才说,小陈呀,你误会了。其实我是怕你销的价钱低,给你提供信息而已,只希望你多赚些钱。以后不管废镍价格升多少,你返还给工厂的,单价6000元是封顶价。“从那以后,废镍价格继续攀升,但这位台湾老板说什么也不肯多收我返还工厂的钱。”陈亭算了算,扣除人工、运费等成本和返还工厂费用,仅是2007年这一年,利润约有2000万,“这相当于是台湾老板送给我的。”台湾老板为何如此慷慨?陈亭说的一件事也许能窥见其中原因:有一次家庭聚餐,这位当时身家亿万已年过六旬的台湾老板对我夫人赖冬梅说,你找了个好老公,为人诚实,对人真心更不贪心。我喜欢这样的诚实人,所以每次处理垃圾给你老公,我都让利几台奔驰。

    做人创业都要有一颗好心
       “回头看,我觉得自己拥有的每分钱,都是靠朋友帮助、自己诚实赚来的。”陈亭对这两件事感触良多,“如果没有当初帮助那位同学,如果对台湾老板不诚实,绝对没有今天这样的我。所以,做人也好,创业也好,都要有好心。”“我现在经常想的是怎样通过一些可行途径回报社会。”陈亭所说的“可行途径”,是他正在实施的两个项目。一个是牵头组织商家生产“高州异地商会特供产品”——以高州的荔枝、龙眼、茶叶、酒等品牌特产为主,统一包装,统一冠名,特供给高州乃至茂名的异地商会,用于商会活动和会员企业活动。一方面推介家乡特产,振兴家乡事业;另一方面通过商会统一采购,降低采购成本。“关键是要由商家返还10%甚至更多的利润给商会,用作商会的经费或慈善用途。”他说,“这项目已联系好部分商家,如无特殊情况很快就能实现。”
      另一个项目,则大有“来头”——与晚清名臣张之洞也有渊源的“米香食坊”。这是陈亭自己家族拥有的已有120多年历史的餐饮品牌。原来,清朝光绪年间,陈亭的外曾祖父张锦荣,因贩卖私盐被清兵追查,被迫到广州西关一带谋生。适逢“葡萄居”(今广州陶陶居)开业,招为第一批学徒。几年后升至厨房总管(即总厨),凡重要客人,皆由其撑勺。当时两广总督张之洞夫人好粤菜,常来光顾,每每称赞有加。“葡萄居”老板投其所好,凡张府家宴,皆指定张锦荣前往为厨。久之,总督大人召见,认作义子,召为私厨及代办家事。张之洞调离广东时,意欲张锦荣跟随,被婉拒。张之洞于是给了一笔银两,让张锦荣在广州沙面开办餐厅,并亲自题名“米香食坊”,于1889年5月开业,主营粉、面
    、粥、糕点为主,生意甚好。鼎盛时,在广州西关一带开了八间。后因战乱及经营不善,在陈亭外公经营期间的1933年关门停业。“把这块牌子重新树起来,是我母亲一直的心愿。”因此,2014年陈亭将发展目标逐渐转向了餐饮业,当年就在茂名文东街立起了第一间“米香食坊”牌子。2015年又在自己的母校广东石油化工学院校门口旁边开设了第二间“米香食坊”,开业至今门庭若市,客人常要排队候餐。“米香食坊”也因此获2015年度广东省企业文化创新成果企业奖。“茂名这两间店是试水店,摸索了两年多,其模式可以连锁店形式,复制扩张到万人以上的高校、大型超市、步行街等场所。我们的第三间店已落户肇庆学院。目前正准备在广州大学城、佛山大学、广东财经大学布点。”陈亭说,打算继续开分店,10间、20间、30间……并且要在广州沙面的原址开一间作为总店,还母亲一个心愿。按陈亭的设想,计划引入高州异地商会的投资,以实现回报——商会所在地域分店由商会投资,两年后“米香食坊”无条件无息返还本金,但分红一直照旧。若有亏损由“米香食坊”负责,陈亭本人担保本金安全返还和利润分成。陈亭说,这样做的目的,既可增强商会“造血”功能,减轻会员企业负担,也可为商会投身公益提供资金。“这种投资模式目前已获得一些高州异地商会认可。”实际上,这些年来,作为肇庆市高州商会会长,陈亭带领会员们积极参与家乡建设,投身家乡公益事业,比如教育、修路、扶贫等。早在2000年,他与大哥陈志荣在祥山工业区投资了茂名市英达精细化工有限公司……
      夜色下,湖水边,陈亭侃侃而谈,不知不觉夜已深。回程的路上,看着他宽厚的身影、沉稳的脚步,我的脑海里不时闪现他多次重复的话:做人要有一颗好心,在能力范围内要多帮人、多做好事,要得到先要学会付出……忽而,我想到了家乡人崇尚的冼夫人“唯用一好心”精神。陈亭的故事正是这种精神的诠释!


    图文转自:茂名日报